白飯粒寫的《壽司文章裡的愛琳是個典型》,讓我有很深的感受。以目前的狀況來說,相對於愛琳有負擔部份家庭開銷,我跟白飯粒的朋友麗茲比較像,完全靠先生養。但是我要強調的是我先生從來不會說「錢都是我出的,我有權利叫妳滾」這樣的鬼話

 

我跟先生認識不久就結婚,一結婚就辭掉在台灣的工作跟先生搬到美國,當全職的主婦。當時先生博士學位還沒拿到,也還沒有拿到任何確實的job offer,有不少女性友人認為我這樣做實在太冒險。旁人認為雖然我有點年紀(在婚姻市場已經不算是搶手),且在台灣的薪資並不高(40+K,在台北,勉強養自己,成家恐怕沒辦法),但多數人還是認為薪水單在手希望無窮,如果真的沒辦法結婚,好像也還不算太糟,至少不用伸手要錢,或者看人臉色過日子。有好些台灣親友怕我到美國當家庭主婦之後,婚姻出問題沒有自己的錢買機票逃回娘家,會過著完全遷就先生沒有尊嚴的生活,勸我搬到美國之後想個辦法在當地弄個工作,就算沒辦法找到正職,至少也兼兼差,為自己留個後路,不要讓自己太狼狽。

 

文章標籤

Stel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