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找鎖匠好了」,在找不到房東、室友時,這是下一個選項。

 

記得接近Queens Blvd.有一家賣皮鞋的店家也有賣鎖頭,猜想他們應該也有打鑰匙、開鎖的技術,於是就用跑的去了。到了店面之後,店老闆說今天不巧只有他一個人顧店,會開鎖的鎖匠不在,不能幫我。聽到這壞消息後,我便像無頭蒼蠅一般亂撞,遇到店家就近去問哪裡有鎖匠,很不幸,答案都一樣是「不知道」。是啊,怎麼會有人知道呢?這是個家庭為主要組成的社群,沒帶鑰匙,請家人開就好了,不需要鎖匠。

 

在四處碰壁之後,安全時間也所剩不多了,跑回小公寓,就跟媽媽與Peter說決定打911,請消防隊解決。

 

這是最後一個選項。我再次出門,往記憶中有公共電話的107街跑。沒記錯,確實有公共電話兩台。打911不需要投幣,在雙手顫抖的播完號之後,結結巴巴的敘述了狀況;還強調,並沒有燒起來(not burning),但因為我把自己鎖在門外,沒辦法進門關爐火,亟需消防隊幫忙。打完電話之後,我就乖乖到公寓大門口等待,打算消防隊一來,就直接帶他們上樓。

 

一轉眼,消防車與一組全副武裝的人員就到了。領他們到家門口時,一個拿斧頭、一個拿鐵鎚,準備破門而入。我見情況不對正要開口阻止時,對講機傳來訊息,指示不要破門而入(Do not force the door)。同樓層的鄰居聽到警笛、大批人馬的腳步聲紛紛開門一探究竟。隔壁的薩克斯風先生在了解狀況之後,跟消防隊員說,客廳有個門可以通往室外封閉的公共空間;到公共空間之後,可以從廚房的窗戶進去廚房,不用跟正門過不去。說完,這位思路清晰的好心的鄰居就開門借道,引領消防隊員出去找廚房窗戶了。

 

對面的阿姨也出來了,了解狀況後問我:「你身上有信用卡、提款卡之類的東西嗎?這門鎖不複雜,可以用塑膠卡片解開。」才說完,就進門拿了一張商店的會員卡,幫我把門開了。我們母子女三人與消防人員從正門進去時,跟著薩克斯風先生的那組人,也已經從廚房的窗戶伸手進去把爐火給關了。危機解除!

 

「好香唷,應該燉好可以吃了」,其中一個隊員說。那時候因為鬆了一口氣,滷牛肉聞起來還真是香得不得了。

 

大批消防隊員離開之後,我們三人才想到應該包個紅包謝謝人家。不過中西文化不同,說不定我們包了,人家會覺得困擾,感到不知所措也說不定。對面的阿姨看我是外國人又貌似小朋友,就進門拿了張紙把自己的姓名電話寫給了我。阿姨沒說給我電話是為了幫助我,讓我多個聯絡人,也沒教訓我少根筋,只是很有風度的提供資訊。這跟台灣的「長輩文化」相當不同,讓我印象深刻。

 

當時的我以為這件事情就這樣落幕了,沒想到在不久的將來,還會因為這事跟刺青少東交手。

 


[待續]

 

 

 

    全站熱搜

    Stel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