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搬家,但對這間新的老公寓已有許多嫌棄。總覺得房東把戰前(pre-war)老屋的迷人之處消除殆盡,換上了不太喜歡的五零年代樣式。正在廚房清洗時,聽見路人對話,於是抬頭往窗外望。

「祝妳好運,在妳公寓裡好運!」

「謝謝!?」

「妳剛搬來吧?」

「是的。」

 

他示意要我到低矮的那個窗子,跟去之後,老先生開始跟我說起我這間公寓的舊事。他說,他的父母在四二年二戰期間移民美國,搬進我現住的公寓,他本人就在公寓裡出生。公寓裡那間的極小房間,就是他兒時的房間。小房間曾經有個門通往廚房,後來封起來了。老先生說他比較喜歡以前那個樣子。

「客廳裡有個水泥拱門,對吧?那是我爸媽在五零年代弄的。」

老先生又告訴我,他的弟弟在四九年出生,後來他的父母搬進了同一棟樓的另一間高樓層的公寓。

「妳住的房間有兩個衣櫃吧?那是後來改過的,我們以前不是這樣‧‧‧」。

 

老先生說他叫Joe,現在住在這公寓大樓的另一區;我也告訴老先生一些關於我自己的事,說自己初次來美國是為了唸書,後來回台灣,又在結婚之後搬到美國,我還跟他說我在過去十年搬了八次家,他感覺很驚訝。

 

「妳應該來一陣子了吧?這次會待久點,是吧?」

「對!」

「我改天讓妳看看舊照片!祝妳好運!」

 

我真好運,這樣特別的事居然讓我碰上了。原來我心中對公寓的嫌棄,是老先生兒時最難忘的回憶。對家中那個不合時宜的拱門,還有那大片大片塊狀硬木地板,現在也沒有惡感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Stella's Humble Flat

Stel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