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BG Orchid Show 2016

今日天氣稍暖,陽光美好,於是全家一同去位在Bronx的紐約植物園看蘭花。蘭花展是在圓頂的溫室中,與火車展同樣場地。因為室溫室,所以非常暖和,根本是春天的氣溫,一件薄長袖就讓人暖烘烘的。

DSC00174.JPG

溫室的外觀。我覺得很漂亮!

DSC00075.JPG

, , , ,

Posted by Stell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 Jan 31 Sat 2015 12:10
  • 冬日

日前,氣象預報宣稱紐約將會經歷一場歷史性的大雪,大家嚴陣以待。結果天公作美,只是適度的點妝冬日街道,並無大雪成災的嚴酷。記得在紐約的第一個冬天相當嚴酷,積雪甚多,不似棉絮柔軟,倒比較像壓緊了的刨冰,行走其上,雙腳並不深陷,只是浮浮的滑。

 

那個冬天,是我初次來美的最後一個冬天,之後沒能留下來,回去了台灣。

 

台灣的冬天多半陰雨綿綿,如果不上山,是見不到雪的。生長在台灣的我因此對雪很著迷,常常期待下雪;這點跟我的美國鄰居不同,他們對雪的觀感十分實際,很多時候應該說是嚴陣以待,像我這樣會看著雪發呆的熱帶人對他們來說是很特別的,他們想的多是如何儲糧,如何剷雪,若萬不得已需要出門時該如何應對,這類很生活的問題。我的生活問題多半繞著小孩,想著帶他去哪裡,如何帶他去,坐自家的房車去還是搭地鐵等等的瑣碎細節。近日與在台灣的朋友聊起,說到因為身在美國,親戚朋友遠在台灣,又加上脫離職場好些時日,一些年節的人際應對都省了,時光停在初成年之時,不像個真正的大人。朋友反問,孩子都有了怎可能不覺時光荏苒,不像大人?我回,照顧孩子很多時候是重複性很高的勞動工作,日日相似,所以不覺時光逝去。

, , ,

Posted by Stell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2) 人氣()

 

「來一下!」

「嗨,有甚麼事嗎?」我走近老先生的窗邊。

從前住在這間公寓的老先生從他的窗戶探頭,跟正在等公的我說話。等車若有人能陪著聊天消磨是最好不過的,這樣沒有趕時間上班、帶小孩、打掃,或者買菜購物的老先生實在是等待的良伴。

「這拿去。這是這棟公寓大樓剛蓋好時的廣告。」老先生給了我一張很工整的廣告紙。

, , , , ,

Posted by Stell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2) 人氣()

這是補記,因為當下事情太多,雞毛蒜皮的小事就暫且擱置了,只是想來好玩,現在有點零碎時間,便順手記一下。

 

那是個周末,由於久別紐約又再搬來,所以興沖沖的去了中央公園。現在家住在Brooklyn的Bay Ridge,對我而言最方便去Mahattan的交通方式是搭X27快速公車。X27是走高速公路進Mahattan,入了Mahattan之後,就跟local bus一樣,站站都停,所以對帶小孩且有嬰兒車的我而言十分方便。方便的原因是公車車站在路面,不需要揹著嬰兒車同時抱著小孩又走那陡峭的樓梯下地鐵車站。

X27終點站在57街,再走兩個blocks就是59街中央公園南,實在是很理想的交通工具。去中央公園那時搬家卡車還沒到,所以沒有嬰兒車,喵小兔多騎在爸爸肩膀,偶而給媽媽抱一下。在接近Grand Army Plaza時看見冰淇淋車,喵小兔表示有興趣,於是媽媽我就去買。我選的是鳳梨口味的甜筒,基本上是香草冰淇淋甜筒淋上有細碎顆粒的鳳梨醬。會這樣選不是因為特別喜歡吃鳳梨,而是因為離開台灣一陣子之後會懷念一些東西。鳳梨、芭樂、芒果、荔枝、龍眼等等水果在台灣時不稀罕,現在對我而言這些東西都是台灣風情,有機會就想吃一下。接過冰淇淋之後,我遞上了五塊錢紙鈔。

「是七塊錢」,在冰淇淋車裡的先生說。

, , , , , , , ,

Posted by Stell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在San Diego住了兩年多,對雨天的印象已經模糊。地中海型的氣候,好像整個地區都開了空調,在剛下飛機的那一刻我是這樣覺得的。南加可以說是天天天晴,只有冬日下雨,就算下雨,也算不上大,多是微微,要遇上傾盆大雨,是很不容易的事。正因如此,在當地雨傘的樣式不多,賣傘的商家也不多。但不知為何,本來可以治療憂傷的加州陽光好像讓我憂鬱了,無限制地天晴,讓人有身處「土撥鼠節(Groundhog Day)」電影中的錯覺,覺得天天都是同一天,常不知今夕是何夕。

昨夜有豪雨,滴滴答答的雨聲竟然大過了家中老舊的廂型冷氣運轉的聲音。於是開窗享受雨中的清新與涼爽,把嘈雜的冷氣關上了。客廳只有我一人,兒子已經入睡,我在紐約市享受了久違的獨處與寧靜,很特別,也很有真實感。感覺像是真的在過日子了,不再身處「土撥鼠節」,一日復一日的無盡天晴。

在台灣工作時有位來自加州的同事跟我說過,一個人是不可能同時喜歡紐約與加州的。他在舊金山長大,之後輾轉回台,這是他對這兩地的感想。當時的我未曾造訪加州,不知道南加的陽光與氛圍,聽不懂他說的,只覺得人有許多面向,可以喜歡許多不同的情調,愛紐約不見得要排斥加州。現在住過兩地,覺得他所言不假,或者說同事的說法至少適用於我。加州溫和平靜,但是始終不得我喜愛,天天天晴就好似永遠的月圓,完全沒有遺憾,雖然圓滿,但由於過度圓滿,反倒讓人有些許遺憾了。

重逢紐約我已步入中年,深知過去的天真爛漫已經不再,也於是剪了頭髮,不再追尋當時的青春。重讀部落格的文章,覺得這地方有許多甜蜜與艱難,就讓那些甜蜜與艱難留在記憶中,是該重新整理,向前走了。

 

, , , , , ,

Posted by Stell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