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orton Anthology of English Literature Vol. 2 是Stella請媽媽帶到紐約的


最近離開紐約的友人讓我想起了大學時代在英美文學課學到的作家Charles Lamb。Charles Lamb與William Wordsworth和Samuel Taylor Coleridge為同時期的作家,也是Wordsworth和Coleridge私交甚篤的好友。不同於兩位作家友人的是Lamb異常低調,平日在英國東印度公司當管帳的小職員,僅於閒暇時提筆創作。Lamb著作受到當代文人的肯定;同時,他對其他作家作品的品評在當時英國文壇也是舉足輕重,極具參考價值。

近日再讀Lamb的作品Old China,是因為想起這位友人在離去之前所提及對未來的規劃。友人跟Lamb有著相同的人生哲學,選擇一個低調的職業維持生計,把閒暇都用在自己的興趣上。

讀Charles Lamb不僅是因為想起友人,同時也是在觀照自己。紐約一年,雖說實踐了留學的夢想,但我必須很慚愧的承認,在這過程中我的理想性降低了許多,大學時期往學術界發展的決心已經嚴重動搖。在紐約拿起請家人遠從台灣帶來的英美文學課本,除了想重溫文字帶來的感動外,更想要找回大學時期的夢想和熱忱。再讀Charles Lamb,心境上的轉變多過文字上的新領會。

很多時候人生無法盡如己意,若是未來無法按照夢想藍圖發展,但願我有Charles Lamb的精神氣度,踏實生活,同時留一個空間給自己的愛好。




    全站熱搜

    Stel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