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oklyn Museum of Art的攝影特展

前天跟Ally和Martha一起到Brooklyn Museum 參觀,看到了Annie Leibovitz: A Photographer's Life這項特展。有機會看到女性的攝影師的作品,同時到我不熟悉的Brooklyn,心裡覺得很高興。

讓我覺得驚訝的是,Annie Leibovitz居然是Susan Sontag的好友,攝影展中有好多Susan Sontag的照片。Leibovitz是以攝影維生,因此這次展出的作品不盡是她的私房照,很多是她為雜誌拍的人像照片;而這些照片中不乏演藝圈名人,像是Kate Moss, Johnny Depp, Brad Pitt, Al Pacino, Robert De Niro等等。

這裡面有不少讓我驚嘆的照片,其中一張是Leonardo DiCaprio讓天鵝繞頸的照片。我覺得照片中的DiCaprio不是大螢幕上的明星,而是一個眼神充滿力量的人,他頸上的天鵝在照片中像是和他馴服的動物,來自野外,但懾服於DiCaprio的魅力。

另一張印象深刻的照片是90年代初期Leibovitz為她的明星朋友Demi Moore拍的懷孕裸照。

我記得第一次看到這張照片是在十歲左右,在某報的娛樂版看到的。可能是當時年紀小,又是少見多怪的鄉巴佬,覺得「懷孕」加上「裸體」很驚人,不敢多看(或者是因為報紙的印刷太過粗糙,不忍卒賭?)。這次到博物館看到細緻的巨幅照片,有一種恍然大悟的感覺——That was an epiphany, I should say!


Annie Leibovitz的朋友Susan Sontag

認識Susan Sontag是因為她寫了一本很重要的攝影論述On Photagraphy;我沒有讀過On Photagraphy,但是因為研究所的指定閱讀,而唸過Roland Barthes的Camera Lucida。我本來不喜歡Barthes,對照相(因為我技術頗差,不敢說是攝影)也興趣缺缺;但在唸完了Camera Lucida之後,不但喜歡上Barthes,還開始對照相這件事產生興趣。Barthes在書中講的是相片之於觀者、攝影者,還有照片中的人、物的關係;照片對觀者的衝擊,或者說給予觀者的感受。

看了Annie Leibovitz的作品之後,突然很想好好的看一下Susan Sontag的On Photography,很好奇她在書中對攝影這件事有什麼樣的論述。我想,喜歡「照相」但卻沒有讀過Sontag很可惜,也有些不負責任。希望身邊的人可以督促我,提醒我快快去讀,讓我負起責任來。


人像照

Annie Leibovitz是知名人像照攝影師,看她的作品發覺人像照原來如此豐富。來紐約,我開始用我的Sony P200傻瓜相機拍照,我的照片多是景和物,鮮少有人。不照人的主因有兩個:一是沒什麼認識的人給我照,我又沒辦法照自己;二是,擔心惹陌生人生氣加違法。

我曾經鼓起勇氣,請一個在Washington Square Park的手工藝品藝術家給我照張像,他接受了。這是我在紐約唯一以「紐約客」(而非「紐約景」)為主體的照片。



參觀Brooklyn Museum讓我對Annie Leibovitz這位女性攝影師產生了興趣,希望能找時間了解一下她的生平和創作,順便寫寫筆記,記錄一下自己的學習。改天再介紹一下Brooklyn Museum,貼些照片。





 


    全站熱搜

    Stel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