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在台灣的家人極力推薦,我開始讀酪梨壽司的網誌。壽司在Stern School of Business 念MBA管理碩士。她比我早一年到NYU,但因為學程跟我在Tisch School of the Arts/ Graduate School of Arts and Sciences的表演研究(Performance Studies)碩士不同,所以預計今年五月跟我同時畢業。我不認識壽司,對她的了解僅來自於她的網誌。壽司的文字風格跟我的大大不同,我欣賞她的直率、俐落,更敬佩她的勇氣——用文字真實的呈現自己的喜、怒、哀、樂。

我想壽司與我是有共通點的,我們都是愛紐約的過路紐約客。可她又不像我,愛紐約愛到失去理智,只看得見紐約的優點。在她的文字裡可以看到紐約的破敗,聞到紐約不甚宜人的氣味。

壽司寫的【我的新歡Fresh Direct】,心中突然有許多感觸。她說:「從大二開始,就沒有過過一天不靠男友的日子。」到紐約之後她開始學習自己生活,面對孤寂和種種困難。我跟壽司相反,大學時代從沒有男友在身邊照顧。以前的我覺得自己很高等,在演化過程中已除去了「合群基因」。我以不怕寂寞為榮。

在紐約的公寓才發覺自己是很怕寂寞的。過去認為自己可以在紐約繼續與寂寞和平相處是一種錯估。現在終於了解,台灣的朋友們跟我相處一直都保持適當的距離,只在我需時來到我身邊;平時絕不會亦步亦趨,總是禮貌的留一個安全又溫暖的空間給我。昨天跟Olivia和Nicholas用MSN聊天,才知道自己有多想他們。大學時代雖然沒有男友,但因為有好室友、老朋友而精神充實、生活愜意。正因如此,我高估自己的能力,錯把物理性的孤獨當作心理性的寂寞。現在才知道過去的我未曾與寂寞正面交鋒。

壽司在網誌介紹中說自己有「隱性憂鬱症」,我倒覺得她開朗得很。她以佛洛依德認為理想的模式面對自己:不壓抑情緒、不濳抑不愉快的記憶,真實面對,積極處理。我來紐約之前對它有太多期待、憧憬,以致於在發現紐約諸多不完美時感到挫敗,不自覺的幫它掩飾種種缺陷,把它調整成我期待的樣子。我呈現的紐約是心中理想紐約的外射,雖然沒有造假,但帶有一點壓抑;酪梨壽司筆下的紐約十分立體多面,有著健康的不完美。

壽司的紐約更具魅力!




    全站熱搜

    Stel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