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nderbilt Ave.

中央車站的夜

部落格荒廢許久,想更新又找不到瑣碎的時間。或更精確的說,是三月不讀書,不僅面目可憎,言語更是無味至極,就算有時間,寫出來的東西怕也是單薄可憐,不值得一看。

最近我覺得很快樂,認識了新朋友,讓我想起許多舊日的點滴。我算是沒有現實感的人,總覺得當下比不上某個接近當下的過去,以至於時時憶起往日瑣事。

因為看戲而徹夜未眠,留連我不曾熟悉的台北街頭。一夜不睡引發的不盡是勞累,而多是紐約記憶的殘骸。雖說台北是我大學生涯的場景,但當時的我一心想要離開,或者說想要前行走進另一個場景,以致對台北毫無印象。我記不住當年晚上從師大上完法語課走回宿舍時吸入空氣的氣味,也對台北的食物的味道也相當模糊。

我對夜的感受完全來自紐約。

記得有這樣一個晚上,我跟朋友們在Athena西村的租屋處聚會;大伙在夜半三更興致高昂時出門,前往傳說中需要排隊的night club。

排隊不算是過渡而是過程。排隊時寒冷靜謐的街道與進入club後那個喧囂溫暖的室內是再強不過的對比。

喝的應該是馬丁尼吧。記不得了,但是我多是喝馬丁尼的。不論是蘋果、鳳梨,抑或是其他口味;不管是在Tavern on the Green, Bridge Cafe還是在東村的某個小酒館,它終究是馬丁尼。

我的紐約、台北,或是我的任何事情都是我心中的那個樣子,因為我只用我慣用的模式思考,只用我希望的方式回憶。

 

    全站熱搜

    Stel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