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扶梯
這是上樓的,下樓的就在旁邊,我沒有拍。
The Hudson
the front desk on the second floor

The Hudson

The Hudson
the corridor that leads to the lounge bar

The Hudson
the entrance of the lounge bar
 

會面的時間是在晚上8:30,地點在Columbus Circle附近的The Hudson。The Hudson是一家時尚旅館,因為太時尚,所以沒有招牌,我是詢問附近的路人才找到旅館的。

這旅館一進門就讓人驚奇。一樓沒有服務櫃台也沒有一般旅館的大廳,就只有兩座手扶梯:一個從一樓往上,一個從二樓向下。我按照B先生先前在電話給我的指示,上樓之後先左轉再右轉,到Lounge bar等。

我早到十多分鐘,劇組人員則是比約定時間遲了些。他們一到飯店,就開始分配工作。

去跟劇組會面之前我就知道被狠狠地降級了,本來是要我當assitant director,但因為我完全沒有拍攝經驗,所以就降成製作助理(就是打雜的工作)。這怪不了誰,沒經驗就是沒經驗,我欣然接受。我想,任何一個production crew都不願把自己的拍攝成品當作試驗品,如果能找到有經驗的,當然就會把沒經驗的換掉。

很妙的是劇組見到我本人之後覺得做打雜的事對我而言太粗重,會委屈我。雖然我強調我一點都不覺得委屈,但是沒人相信(好啦~我是覺得很委屈,但是工作不就是如此,哪有人一開始就從管理階級做起的呢?)。劇組沒有再連絡我,想必是因為覺得我提不動機器、跑得不夠快,不適合打雜。

我心中最大的委屈不是被分配做打雜的工作,而是一種無力感。我沒有經驗,是因為大家都不喜歡任用沒有經驗的人,是因為大家都覺得所謂“高學歷“的人,不應該做勞動的工作。我需要有個開始,但卻不知道從何做起。

寫這篇文章的重點不是在抱怨,而某種事實性的發現:I am useless, if not in the academic context.



a quickr pickr post

    全站熱搜

    Stel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