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家#

搬回台灣跟爸媽一起搬進新家。新家不新,是在我們居住十五年餘的老社區裡的另一間房子。我們的舊家在重新粉刷整理之後比較不顯 舊了;現在由哥哥嫂嫂還有剛出生的小姪子招妹小弟,一家三口和樂融融的居住著。小波貓待在舊家,以躲避虎克二哥的迫害;虎克二哥則是愛上了新家的bay window﹝八角窗?﹞,天天坐在窗前觀望樹影人影,還有那隻不時會到院子裡晃晃的小黑貓。搬進新家之後,虎克對討厭的貓弟弟小波的氣味已不再痛恨,對時常沾染小波貓毛的我也是十 分友善,不會像從前那樣惡爪相向。


#關於我#

在美國新英格蘭地區遊手好閒許久之後,不久之前在桃園地區找到了工作。

我是用英文工作,跟之前在美國所攻讀的學位不是很相關。公司離家不遠,但因為我沒有自己的交通工具,所以要在早上六點四十五分左右出門才不會遲到。因為實在 很早,所以公車司機都已經認得我了。有天早上司機先生終於忍不住問我是不是在某站附近上班,因為實在太早,我沒多說什麼,就無精打采的說是。

朋友問過我在公司到底執行哪些業務,「翻譯小妹」大概是最貼切的敘述吧!我想,以後業務應該會增加的,現在是試用期,所以說做什麼好像也不是太準。還有,請各位行行好,不要問我薪水。我已經說過我是小妹了,所以不要猜讓我難為情的數字。


#關於未來#

我還是會想辦法在戲劇圈混下去,但是有許多現實上的考量,必須做「很多」跟戲劇無關的事。

很多朋友也許會驚訝,我居然會很快的去從事跟戲劇與研究毫無關係的工作,一點都不像在紐約時的我。對此我有些解釋:我必須要爭取經濟上的獨立,而這種獨立很難單由從事戲劇工作的收入達成。

如果有機會,我想我會在週末到劇團幫忙。只是現在工作生活都還在適應中,所以暫時不動作。基本上我很積極的在這個不甚熟悉的新工作中學習,希望在一段時間之後可以看到成果。我是敬業的,我沒有「隨便」做過任何事。


#關於家人#

新成員招妹小弟加入。

我是他姑姑,在下班後我會到招妹跟他父母的住處看電視,順便逗弄逗弄招妹。雖說沒看過幾個小孩,但覺得他的表情好多,表情變化好快。在照顧小朋友這方面我 沒能幫上什麼忙,只是看看他,跟他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給他各種刺激而已。我還挺喜歡這孩子的,覺得他好像愈來愈帥。還有,招妹是小名,他的大名還沒定 案,會叫他招妹是因為我家另五個大人、老人想名字想破頭,才暫時給他一個「政治太過正確」的小名。請大家不要替這孩子擔心,他身分證上的名字絕對不會是招妹。

樂樂離去。

上個月底樂樂貓因為腎衰竭過世。後事已經辦完,大家正在節哀。

樂樂七年前由嫂嫂,當時哥哥的女友,領養回家。這七年來樂樂陪我們一家人渡過了許多快樂的時光。樂樂的離去,讓大家都很傷心。我很感謝樂樂,因為認識他之 後我不再怕貓;也因為認識他,才會在旅居紐約期間餵食小公寓窗邊的貓咪。紐約生活多彩也孤寂,能有數隻貓咪陪伴驅走寂了之感,實在幸運;而這樣的幸運,是 樂樂間接送給我的。

朋友說我該為樂樂高興,因為從此之後,他不必再受病痛醫療之苦。我想也是的,祝他一切都好。


    全站熱搜

    Stel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