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機之後Stella發現那位大哥真是好人。

Stella為了省錢從網路上用617美金買了華航不挑位子的便宜票。自買了票,Stella就不時擔心會分到很難去洗手間的位子(在長途的飛行過程中要不時跟鄰座乘客借過,對不喜歡求人的Stella而言是件不太愉快的事)。依照登機證上的座位碼Stella找到了一個靠走道去洗手間不用向人借過的座位。「那位大哥真是太體貼了!」,Stella暗自高興。

高興沒多久,Stella就發現這位子好,但是鄰座卻不甚理想。

我左手邊的那一位大叔,鼾聲如雷,坐下五秒鐘就沈沈睡去,在一旁的我則因為他的鼾聲徹夜難眠。很不巧,面前的大螢幕正在播放男高音帕華洛帝病逝的新聞,新聞畫面正是他大師演唱最受樂迷歡迎的名曲之一,杜蘭朵公主的詠嘆調「公主徹夜未眠」的紀錄畫面,難眠的我當下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我的右邊隔著走道則坐著一位一直按服務鈴的大叔,他一下要酒喝,一下要買酒,讓我十分緊張(緊張程度勝於對途中亂流的擔憂)。

這種重度的擔憂恐怕是一種「外射」。Stella因為自己酒量不好,稍稍多喝一點就頭昏眼花又想吐。雖然大叔他看起來是有練過的那種,但見他一下啤酒一下花生米,一罐接一罐、一包又一包,機上正餐點心也樣樣都來沒少吃,飲食飲酒皆過一般人的量。Stella雖然有點輕度的被害妄想,但在這種情況下擔心他老人家一時之間沒辦法消化這麼多的食物和酒精可能會冷不防的吐到鄰座,好像也不算是有精神病。

時間過得比想像中的快,Stella精神緊繃的跟左右兩位大叔相安無事的渡過了十八個小時,安全抵達桃園中正機場。

下飛機之後,依照繁體中文的指示走到了海關櫃台。

「從巴黎還是紐約回來?」,海關問。
「紐約。」,我答。

就這樣,我在早上六點半重回了祖國的懷抱。


【文章配樂:公主徹夜未眠】
這不是帕華洛帝!!

    全站熱搜

    Stel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