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定覺得奇怪,為什麼讀完書還不趕快回台灣,硬是要留在紐約天天搭髒得要命的地鐵,在人擠人的都市想盡辦法找工作?

我的答案很簡單——因為我很像你。

你說過曾想要當外交人員,天涯海角闖他一闖,後來因為人事時空種種因素而作罷,最後留在台灣發展。有時你會感慨的憶起過去對藝術的熱忱,看著牆上那幅十七歲時作的油畫,懷想過去努力的痕跡。學畫時,老師語重心長的說,只有家財萬貫無後顧之憂的富家子,或者瘋狂至極,不畫就會死去的人才能當畫家。你很受教也很理性,於是放下了畫筆。

你沒有出身在富貴人家,但從不因此向命運低頭,不斷的開發自己的能力。家裡沒法供給你唸高中,你另謀出路,最後跟其他高中生一起考上大學,唸到碩士。非本科系的你更用自習的方式考取新聞行政高考,再次用自己的力量改變人生的風向。

我真的很像你,對文藝有興趣:小時候曾經想當小提琴家, 大學跟你一樣讀外文系,現在又想走戲劇,往藝術這條路發展。 也正因為像你,所以現在的我想趁著年輕,在紐約試他一試。

但話說回來,我還是有這麼一點不像你。

我有一個幫我買小提琴、送我出國唸書、擁有碩士學歷的爸爸——而你沒有。你唸書領獎學金,我則是靠家裡供給。你因為現實生活的壓力,路走得比較迂迴;我因為有人照料,一路平順,少有起伏。你的家庭較保守,容不下你做極端的事;我的家庭比較開放,不覺得我離經叛道。

儘管跟你有這麼一些不同,我還是覺得自己很像你—我跟你一樣喜歡回家。

爸爸,就請你再等一等,紐約是我人生的一段旅程,等走完了這一段,就回家看你 。







    全站熱搜

    Stel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