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umbia University, the Gate


Columbia University, Library

「要去上西城看什麼?那裡應該只有Columbia University吧………。」

朋友給我的MSN訊息再次證明我的哥大情結(Columbia Complex)並沒有隨著紐約大學授與我碩士學位而痊癒。我對哥大不能忘情,在畢業之後竟然想到上西城——曼哈頓的住宅、文教區——觀光!

我的心病跟去年申請哥大戲劇所的過程有關。記得去年二月哥大藝術學院(School of the Arts at Columbia University) 以email通知我通過初審,要我進行第二階段的面談。因為我是外國人又不居住在紐約鄰近地區,為顧及交通、簽證等等問題,准許我以用電話與戲劇系教授進行面談。

當時不斷收到各校拒絕信的我像隻鬥敗了的公雞,做什麼都沒精神,一接到Columbia通知面談的e-mial興奮得全身顫抖,精神為之一振!心想:「只有像Columbia這種長春藤聯盟校(Ivy League)了解我!」

除了興奮之外,我開始幻想在哥大唸書是什麼感覺。我的種種幻想化成的具體但不切實際的行動。在進行訪談之前,我並未模擬訪談情境,或者構思要如何回答教授可能問的問題,反倒是開始漫無目的地瀏覽哥大網站。我開始著手了解哥大的歷史。每每從網站上知道關於哥大的細節,心中都有種莫名的得意;自己陶醉也就罷了,還會在哥哥寫論文休息時間跟他說個不停。回想起來哥哥他還真是個好人。寫論文已經夠累了,還要配合我窮開心。

經過我的強迫教育,哥哥也知道哥大的代表色是天藍色、校徽是皇冠、校齡超過兩百五十年、長春藤盟校、是位在Manhattan唯一有校園的大學………。

深深沈醉哥大夢的我,就在台灣時間早上六點十五分/美國東岸標準時間下午五點十五分,半睡眠狀態下接受訪談。訪談時教授問的我都懂,但我總是答不到重點,既說不出未來學術的研究方向;也未談到對劇場的願景。

教授問完想問的問題後,給我一個絕地大反攻的機會——讓我對他發問。這個天上掉下來的好機會完全在我意料之外!早晨六點還半夢半醒的我不但沒有善用這個機會扭轉劣勢,反倒像觀光客行前探路,專問紐約的事。問完紐約還不夠,還問起紐約客——訪問我的教授——對紐約的觀感、專攻的研究領域等等。我問著問著竟得寸進尺,把教授當成鄰家伯伯話起家常。聊到最後,還告訴教授遠在台灣的台大圖書館有他的著作數本。

苦苦等候兩個月之後,見信箱有一封哥大藝術學院薄薄的來信。我見狀便知兇多吉少。若是錄取通知,通常會是一個A4大小的信封,厚厚的,裡面包含新生訓練、住宿、交通、校園地圖等等資料。雖然心裡有個底了,但還是想自我欺騙。我告訴自己這封信跟以前收到的拒絕信真的不一樣!它是貼郵票,而不是預付郵資蓋上美國郵政United States Postage紅色的郵資橡皮章。說不定哥大行政人員第一時間要處理的信件太多,無法把所有新鮮人需要的文件一股腦兒裝在一個小包裹一次寄出,為爭取時間,先寄封薄薄的錄取通知,免得錄取人懸著一顆心。

哥大是歷史悠久的學校,當然是「按照牌理出牌」,我收到的是一封很禮貌的拒絕信。信中告訴我,我實在多才多藝,因此能在為數眾多的申請人中過關斬將,進入第二階段面試。哥大藝術學院還強調,我在強敵環伺的一年提出申請,因此夠格錄取的人遠比哥大能夠接受的人數(六~八)還多得多。錄取的人是招生委員認為最適合這個學程的人,錄取這些人不意味他們比你優秀,主要是因為他們比較適合。哥大藝術學院在萬般不願下忍痛割愛,衷心祝福你未來在學術研究、藝術創作都有亮麗的成績。

因為哥大實在太禮貌,以致於我完全不能恨它。我看著印著藝術學院標誌的淡藍色信紙繼續自我催眠,告訴自己哥大是很愛我的,拒絕我真的是有苦衷!

就在不願接受事實的情況下,我帶著些許遺憾接受了紐約大學的邀約,在位於下城的格林威治村展開了我的研究生生活。


【未完待續】














    全站熱搜

    Stel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