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b Your Dog

親愛的彼得:

你在加拿大做短期研究時告訴我,你會有計畫的提早完成工作,花一週南下紐約陪我過生日。當時我剛好在家附近的書店看到了一張有趣的貓咪明信片,於是我決定把這張我覺得很有意思的明信片寄給即將來紐約的你。

可能是因為太高興了,我在明信片上寫了好多字,到最後竟然忘記預留寫收件人地址的版面,只好把明信片轉個方向,把地址用極細字的Pentel鋼珠筆擠擠的寫成一行。恐怕是因為字寫得太小,寫的位置又太奇怪,郵差先生(也有可能是小姐)找不到,就這樣寄丟了。

你是科學家,應該會有追根究底的精神,應該會想知道那張寄丟了的明信片上寫了些什麼。但很可惜,我不是科學家,對自己做過的事沒有詳盡的記錄:這張明信片沒有草稿、沒有副本,我沒辦法在此還原明信片的內容。不過,我對自己還是有相當程度的了解的。我知道我絕對不會寫國家大事、紐約社會觀察、MoMA特展所要強調的藝術理論,或者任何能登大雅之堂的事;我只會把「我想你」、「我愛你」、「很高興你要來」這幾件事換句話說、重新排列組合,然後很雜亂沒有系統的不斷反覆,擠擠的寫在小小的明信片上,最後一邊傻笑,一邊把明信片塞進巷口的郵筒。

好了,你現在知道那張明信片很沒營養,寄丟了,並不可惜,對吧?

再寄一次電子版的明信片給你,主要目的不是要浪費你的時間,要你在投稿論文的同時強迫你花時間看「我想你」、「我愛你」的換句話說和排列組合;我只是要告訴你,我是Miss Wonderful是因為你是Mr. Wonderful

I am your sister.  That's why I naturally, and proudly, share the same last name with you. 


Stella & Peter
文章沒內容,當然要靠帥哥搏版面。
(這是Stella在flickr點閱數最高的相片)


    全站熱搜

    Stel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